• 网站首页
  • 头条热点
  • 房产资讯
  • 房产导购
  • 二手房
  • 房产政策
  • 海外购房
  • 家居设计
  •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发布三、四号坑重大考古成果

    发布时间: 2021-09-10 10:03首页:房产新闻 > 头条热点 > 旅游新闻 > 阅读()

    中国网9月9日讯 根据国家文物局《关于川渝地区巴蜀文明进程研究项目考古工作计划(2021-2025)的批复》(文物保函〔2021〕277号),三星堆遗址祭祀区2021年度的考古发掘工作已纳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为抓好项目实施,配合推进“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秉持“课题预设、保护同步、多学科融合、多团队合作”的工作理念,联合国内39家科研机构、大学院校以及科技公司,共同开展新发现六座“祭祀坑”的考古发掘。

    一、三号坑、四号坑主要成果

    三号坑(以下简称K3)的发掘由上海大学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负责,发掘自2021年1月9日启动,目前已进入收尾阶段,预计2个月内能完成田野发掘工作。四号坑(以下简称K4)的发掘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负责,启动于2020年10月9日,至2021年8月18日结束。两坑工作进展与主要收获如下。

    (一)基本情况

    K3位于8座“祭祀坑”所在区域中部,开口于宋代文化层下,打破商周时期文化层。平面近长方形,长轴近呈南北向,方向为北偏东26°,长5.8、宽2.14-2.77米,开口面积14.05平方米,四壁竖直,略有内收,坑底略小于坑口。坑壁有疑似工具加工痕迹,呈大致纵向平行的浅凹槽状,坑底暂未发现加工痕迹。目前所见坑底最深处距开口2.02米。

    K4位于“祭祀坑”群的东北部,开口于宋代文化层下,打破生土层。平面近正方形,方向为北偏东35°。坑口东边长3.11米、南边长2.79米、西边长2.74米、北边长2.75米,口部面积约8.1平方米。坑壁斜直,壁面较为平整,近底部有疑似工具加工痕迹,底部不甚平整,整体南高北低,坑深1.3-1.5米。坑底东南角有一长方形生土台,表面不平整,转角圆缓,表面无明显踩踏和人工加工痕迹。土台东边长0.5米、南边长1.58米、西边长0.4米、北边长1.4米。

    (二)堆积形成过程

    K3:坑口以上部分堆积很不丰富。宋代堆积直接叠压坑口,可能对坑口造成一定的破坏。推测K3埋藏之后不久,这个区域就废弃了,直到宋代才有人来此生产、生活。“祭祀坑”群所在区域的第⑤层文化堆积推测为挖“祭祀坑”前人工修整场地的垫土,因此K3的形成是现在平整好的场地上挖掘一窄长方形的坑,坑壁、坑底均不甚平整,修整简单。

    坑内堆积由晚到早的形成顺序为:填土层、坑北部灰烬层、象牙层、象牙及人工制品混合层。填土层可分为3大层,大体呈水平状分布,未见明显倾倒方向。象牙层、象牙及人工制品混合层则遍布整坑。

    K4:坑口以上部分堆积很不丰富。宋代堆积直接叠压坑口,可能对坑口造成一定的破坏。推测K4埋藏之后不久,这个区域就废弃了,直到宋代才有人来此生产、生活。在平地上挖掘一近正方形的坑,并在坑东南部保留一呈圆角方形的土台。坑壁、坑底及土台表面,简单修整,均不平整。

    坑内上层堆积为填土和疏松的灰烬堆积,从坑的不同角度倾倒填土,呈现出四周高中间低的堆积形态。下层为被烧烤过的整根象牙,均较散乱,坑底散布破碎的陶器;金器集中放置在坑偏西部位置;铜器、玉器、石器残件散落在坑底的不同部位;坑的东南角倾倒一层厚厚的灰烬,应为“另一现场”产生的夹杂着烧土颗粒细沙土。

    (三)主要出土器物初步确定

    K3填土堆积出土各类器物残件和标本共729件。较完整遗物共478件(组),残件141件。其中,较完整器物包括铜器293件、玉器45件、象牙100根、金器7件、骨雕2件、石器2件、海贝26件(组)以及材质不明器3件。

    K3出土的铜顶尊跪坐人像,由上半部分铜尊与下半部分人像组合而成。发掘简报《三星堆遗址三号祭祀坑出土铜顶尊跪坐人像》已在《四川文物》2021年第3期刊出。铜祭坛、神树纹玉琮等器物,题材独特、细节丰富,均前所未见,是古蜀人精神世界的物质体现,为进行相关研究提供了重要素材。

    目前K4遗物已全部提取完毕,共出土完整器86件、残件1073件。完整器包括玉器9件,均来自埋藏堆积,有琮2件、瑗1件、凿4件、璧1件、锛1件;铜器21件;象牙47根,均来自埋藏堆积;陶器2件,均出土于灰烬层,且均为尖底盏。

    K4出土3件铜扭头跪坐人像,大小、造型一致,似同属一件铜器。人像呈跪坐姿态,身体略向左前方倾斜,头微颔并扭向身体右侧,双手呈半“合十”状平举于身体左前方,两膝贴地,双脚前脚掌着地,后脚掌抬起。人像身体重心在左肩与双手手掌之间卡槽的位置,表现出强烈的负重感。这3件人像从造型、纹饰等方面来说都是三星堆考古全新的发现,对研究三星堆的青铜铸造技术及艺术、宗教信仰与社会体系、与周边地区的文化交流提供了材料。发掘简报《三星堆遗址四号祭祀坑出土铜扭头跪坐人像》已在《四川文物》2021年第4期刊出。

    (四)两坑埋藏年代大致判定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国家文物局考古研究中心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考古年代学联合实验室联合开展K4碳十四年代研究,得到6个碳十四年代数据,经过贝叶斯统计树轮校正计算得到其埋藏年代有95.4%的概率落在距今3148—2966年的时间范围之内,属商代晚期。研究文章《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四号祭祀坑的碳十四年代研究》已在《四川文物》2021年第2期刊出。

    K3年代应与二号坑(K2)非常接近。K3在形制、埋藏情况、出土遗物等方面与K2高度相似。根据现场观察,K3出土的青铜树干等器物甚至有可能与K2出土的部分器物缀合。以上种种迹象表明,K3与K2年代应非常接近,K2年代之前大致确定为晚商时期(约当殷墟二期),K3年代也与之大致相当。

    (五)多学科研究与文物保护稳步开展

    (一)K3 碳十四测年样品正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年代学实验室进行检测,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现场进行了埋藏堆积的有机残留物检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K3青铜大面具等器物上发现了纺织品残留。K3相关的植物、动物考古分析也正由上海大学、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单位有条不紊开展。

    目前已清理K3青铜器68件、象牙32根、金器1件、玉器3件,采集样品721份,其中送检样品363份,包括有机残留物分析146份、成分检测57份、测年28份、腐蚀分析9份、微生物89份、同位素16份、XRF/Raman18份。

    (二)K4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中国丝绸博物馆等单位对K4出土纺织品进行了显微观察和检测分析。在K4灰烬层一件青铜器旁发现了麻线的堆积,是有序排列成一缕一缕的状态,肉眼可见,提取后在显微镜下进行观察。麻线并不存在经纬组织结构,仅一缕一缕排列成比较有序的线条。随即考古工作人员对其他土样做了进一步的显微观察,发现了具有明显经纬组织结构的纺织物。通过观察分析显微形态,结合酶联免疫分析结果,判定为平纹组织结构的丝绸残留物,其长宽约3.8×3.1毫米。这是工作人员第一次在新一轮祭祀坑考古发掘中发现有丝绸残留物。郭建波、蔡秋彤署名文章《三星堆遗址丝绸残留物的发现及其考古学价值思考》在《中国文物报》2021年7月30日第3版披露了初步研究成果。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上海大学对K4灰烬堆积进行了植硅体样品分析。根据对K4灰烬堆积32个样品的观察、分析、鉴定,植硅体含量在连续剖面的样品中没有呈现在不同深度有规律的变化,灰烬层中包含的植物遗存以竹亚科为主,还发现有少量的芦苇、画眉草亚科、莎草科、棕榈科及部分分难以鉴定到科、属、种的阔叶木本植物。初步研究成果已形成《三星堆遗址四号祭祀坑灰烬层植硅体样品分析报告》。

    西北大学已经在K4发掘现场提取了大量陶器残留物样品,中国科技大学也进行了采样,相关的残留物检测分析研究正在有序展开。北京联合大学对K4坑壁进行了磁化率检测,并在灰烬层和坑底提取烧成温度检测样品,同时北京科技大学也提取了相关样品,烧成温度研究正在展开。成都理工大学对K4填土及坑底生土进行的土样微结构研究,四川大学进行的微生物分析研究也已经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K4其它方面的植物、动物考古分析也正由上海大学、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单位实施。

    截至目前共清理K4出土的青铜器5件、象牙24根、金器1件、玉器4件,采集样品832份,送检715份,送检样品包括有机残留物分析209份、成分检测50份、碳十四测年35份、土壤磁化率212份、微生物126份、鉴定成分21份、XRF/Raman17份。

    (六)两坑下一步工作计划

    (一)K3发掘工作已进入收尾阶段,下一步工作要点有三:

    其一,完成剩余埋藏器物的提取,并理北部灰烬堆积与其他器物的关系。

    其二,对坑底、坑壁进行精细发掘,为复原K3形成过程提供依据。

    其三,全面开启发掘材料的整理工作与报告、图录编撰工作。

    (二)K4的工作计划如下:

    其一,K4所在的一号工作舱作由文保中心进行加固保护,将用于南方潮湿环境出土文物前期保护研究平台。并为后期成果展示和现场土遗址对比研究作准备。

    其二,发掘进入室内的资料整理阶段后,规划发掘报告的撰写和研究工作。其中,2021年,完成发掘简报1篇、文物图录1册,之后陆续出版发掘报告、多学科研究报告。

    二、五号-八号坑工作进展

    五号坑目前已经做好了将坑内堆积提取回实验室的准备工作,预计在9月底完成野外清理工作,转入实验室开展精细清理。截至目前,五号坑共清理出土近似完整的金器19件、玉器2件、铜器2件,另有牙雕残片等近300件,较为典型的有金面具、鸟形金饰、橄榄形玉器、圆形金箔、玉珠和云雷纹牙雕等。

    六号坑已于2021年7月19日结束野外发掘工作,坑内“木箱”及西侧木器已经整体提取回实验室,由社科院考古所实验室考古中心负责开展室内发掘。截至目前,六号坑只出土包括“木箱”在内的两件木器以及玉刀1件,不过“木箱”之内尚未清理,故是否还有更多文物出土尚需后续明确。

    七号坑已经清理完填土堆积,暴露出埋藏堆积,包括最上层的象牙以及其下的其他材质文物,象牙数量预计将近200根,能确认的文物包括玉石戈、璋、瑗以及铜人头像、有领璧、龟背形挂饰等,目前正在开展象牙提取工作,预计于10月份提取完全部象牙并开始提取埋藏文物。七号坑目前出土近似完整的铜器1件、金器3件、玉器5件,提取象牙80根(含残断象牙),典型文物包括带黑彩铜人头像、鱼形金箔片等。

    八号坑已经清理完填土堆积、灰烬堆积,暴露出象牙和象牙之下的埋藏文物,象牙数量预计将近200根,能确认的文物包括铜人头像、铜面具、铜尊、铜方罍、铜神坛、铜神兽、铜顶尊人像、玉璋、玉戈、玉有领璧、石磬等,目前正在开展象牙提取工作,预计将于10月份提取完全部象牙并开始提取埋藏文物。目前提取的近似完整器包括铜器54件、金器349件、玉器199件、石器34件,提取象牙66根(含残断象牙),典型文物包括小型铜凸目鸟身人像、金面具、玉璋、石磬等。

    (尤紫璇)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网站首页 - 头条热点 - 房产资讯 - 房产导购 - 二手房 - 房产政策 - 海外购房 - 家居设计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123456789 官方微信:weixin8888 服务热线:weixin8888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9 房产新闻网 版权所有
    360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