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头条热点
  • 房产资讯
  • 房产导购
  • 二手房
  • 房产政策
  • 海外购房
  • 家居设计
  • 年羹尧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 雍正为什么要杀他

    发布时间: 2021-08-31 13:26首页:房产新闻 > 头条热点 > 历史新闻 > 阅读()

    年羹尧被杀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历史资料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年羹尧当初帮助雍正有功,又是雍正的宠臣,年羹尧为什么还被杀?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清代雍正四年,雍正皇帝让满朝文官每人写一首诗,这首诗的主旨是骂罪臣钱名世。结果,正詹事陈万策写得诗,被雍正评为第一名。陈万策写道:

    “名世已同名世罪,亮工不异亮工奸。”

    这里面提到三个人,第一个“名世”指的是钱名世,第二个“名世”,指的是康熙朝因写《南山集》而被处斩的罪臣戴名世。第一个“亮工”指的是钱名世(字亮工),第二个“亮工”是指刚刚被赐死的年羹尧(字亮工)。

    陈万策的意思是:钱名世之罪,和戴名世一样;钱名世的奸诈,不弱于年羹尧。只不过陈万策把字眼用到这个程度,已经让雍正拍案叫绝了。

    事情是这样的,清代雍正三年底,年羹尧被赐死,雍正立即下令彻查年羹尧的党羽。其中,有一位叫钱名世的翰林文臣,他一贯喜欢拍年羹尧的马屁,还曾写诗称赞年羹尧,把年羹尧比作卫青、霍去病。雍正在抄年羹尧的家时,查出了钱名世的这些诗句,大怒不已,最终以“曲尽谄媚、颂扬奸恶”为罪名,将钱名世锁拿。这样,雍正仍不解恨,还下令让大家写诗痛骂钱名世,这才诞生了上述诗句。

    其实,归根结底,钱名世只不过是个小角色,雍正真正痛恨之人,还是年羹尧。

    清代雍正初年,年羹尧一度炙手可热,不曾想,仅仅三年的时间,年羹尧就从云端跌入泥淖,最终被雍正赐死。年羹尧犯了什么罪,他因何而死呢?本文,笔者将和大家分享年羹尧。

    一、亮工主四川,康熙屡嘉奖

    《清史稿·列传八十二》记载:

    年羹尧,字亮工,汉军镶黄旗人……康熙三十九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

    年羹尧和本文开篇提到的钱名世一样,两人的字都是“亮工”。

    雍正帝用人不拘一格,雍正初年,田文镜、李卫、鄂尔泰等名臣都不是翰林进士出身。但年羹尧不同,他不仅是雍正的亲信,还是康熙朝的两榜进士。这也是于是被雍正极力培养他的原因。

    年羹尧的父亲名叫年遐龄,曾官至湖广巡抚,也算得上是封疆大吏。不过,年遐龄在康熙朝曾犯过错误,不得不提前告老还乡。年遐龄辞官之前,他的儿子年羹尧已经考中进士。

    年羹尧于康熙三十九年考中进士,他在翰林院待了三年,随后,被安排到四川、广东担任乡试考官。康熙四十八年,他被康熙任命为四川巡抚。

    从金榜题名到担任封疆大吏(四川巡抚,从二品),年羹尧仅仅用了9年时间,这种飞升速度,其实是十分非常罕见的。那么,年羹尧只用九年就升到四川巡抚,靠的是什么呢?

    笔者认为,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年羹尧的父亲年遐龄毕竟是做过湖广巡抚之人,给儿子留下了一定的资源,因此年羹尧初入官场时,一切才能得心应手。

    第二,年羹尧的能力非常突出,《永宪录》记载,年羹尧在四川为官期间,革除了许多陈年弊病,康熙对年羹尧的能力十分认可,还勉励年羹尧“始终固守,做一好官”。

    第三,年羹尧能被提拔为四川巡抚,还有一个人起了关键作用,这个人就是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帝。年羹尧虽然隶属于汉军旗镶黄旗,但那是雍正登基后才将他抬入镶黄旗的。年羹尧家族最初属于汉军旗镶白旗。康熙四十八年,四皇子胤禛被康熙封为雍亲王,正式主管镶白旗,如此一来,胤禛就成了年羹尧的“主子”。胤禛见年羹尧各方面都比较卓越,有意提拔,因此才推荐年羹尧为四川巡抚。两年后,雍正更是将年羹尧的妹妹纳为侧福晋,彻底绑定和年羹尧的关系。

    年羹尧在四川巡抚任上,也做出了一番成绩。康熙四十九年,四川宁番卫被斡伟生番罗都袭击,游击将军周玉麟被杀。康熙大怒,派四川巡抚年羹尧和四川提督岳升龙共同剿匪,二人合力荡平匪患,得到康熙的嘉奖。这里需要说一下,岳升龙有个非常出名的儿子,那就是岳钟琪。

    到了康熙五十六年,年羹尧又平定了四川越巂卫叛乱,再次得到康熙嘉奖。

    康熙五十六年,还发生了一件大事,《清史稿·年羹尧传》记载:

    是岁,策妄阿喇布坦遣其将策凌敦多卜袭西藏,戕拉藏汗。四川提督康泰率兵出黄胜关,兵哗,引还。羹尧遣参将杨尽信抚谕之,密奏泰失兵心,不可用,请亲赴松潘协理军务。

    意思是说,策妄阿拉布坦入侵西藏,四川提督康泰率兵平叛,不料康泰大失军心,士兵发生了哗变。幸亏年羹尧及时出现,他收拢哗变的士兵,并且火速上奏康泰的情况,康熙“嘉其实心任事”,夸年羹尧是实心办事的之人,命年羹尧率军协助平叛。事后,康熙认为年羹尧是难得的好巡抚,但巡抚没有调动兵马的权力,因此“特授四川总督,兼管巡抚事。”

    在此之前,清代是没有四川总督这个职位的,康熙这是把四川军政大权全部交给年羹尧一人,可见对年羹尧极其看重。

    年羹尧在四川经营了11年,屡次得到康熙的嘉奖。康熙六十年,年羹尧入京述职,得到康熙御赐弓箭一套,并且被升任川陕总督,从此成为主宰西北的关键人物。

    二、羹尧征西北,世宗深倚重

    康熙晚年,诸子夺嫡,到了后期,十四阿哥胤禵风头正盛,康熙五十七年,策妄阿拉布坦进攻西藏,康熙任命胤禵为抚远大将军王,进驻青海,史载“羹尧言二地为入藏运粮要路”。

    也就是说,到了康熙六十年,年羹尧担任川陕总督后,胤禵的军队补给全部由年羹尧的川、陕两省供应。

    当年,胤禵的军队在前方打了大胜仗,年羹尧虽然不在前线,但他对胤禵的支持,有目共睹。

    实际上,年羹尧并不是胤禵的人,他一直听命于雍亲王胤禛,因为接下来的事情,证明了年羹尧对胤禛的作用。

    康熙六十一年冬月,康熙帝在畅春园驾崩,四皇子胤禛继位,是为雍正帝。《清史稿》记载:

    世宗即位,召抚远大将军允禵还京师,命羹尧管理大将军印务。

    意思是说,雍正刚坐上宝座,立即下令召胤禵回京,而接替胤禵之人,正是年羹尧。

    胤禵和雍正虽然是一母同胞,但在夺嫡之争中兄弟俩是竞争对手。因此,雍正是绝对不会把西北军队放在胤禵手中的。而雍正把西北几十万军队交到年羹尧手上,足见对年羹尧的信任。

    接下来,雍正开启了“捧”年羹尧的时刻。雍正元年,年羹尧被授予二等伯爵,加封太保。年羹尧的父亲年遐龄虽然退休在家,但仍被雍正追加尚书衔。

    雍正元年五月,雍正下旨:

    若有调遣军兵、动用粮饷之处,著边防办饷大臣及川陕、云南督抚提镇等,俱照年羹尧办理。

    如此一来,年羹尧俨然成了雍正在西北的代理人。当年十月,青海的罗卜藏丹津发生叛乱,西部战火连绵,雍正任命年羹尧为抚远大将军,总督各军,前往青海平叛。

    当时,雍正登基不足一年,急需要一场大型的军事胜利来证明自己,而年羹尧又是雍正的嫡系,因此,雍正对年羹尧寄予厚望。然而,这一仗并不好打,罗卜藏丹津准备充分,又占据地利优势,年羹尧与其对峙一年的时间,除了取得几场小型的胜利外,并没有形成碾压之势。

    受康熙朝弊政的影响,雍正登基之初,国库吃紧。打仗就是打后勤,年羹尧盘踞西北,雍正需要源源不断地为年羹尧提供军需,压力很大。

    换句话说,年羹尧和敌军对峙的时间越久,雍正的压力就越大。因此,当时朝中屡有大臣对年羹尧不满,催促年羹尧尽快结束战斗。但雍正却多般维护年羹尧,认为前方之战事尽可能由年羹尧做主,因此,雍正不惜举全国之力来支持年羹尧打仗。

    根据史料记载,年羹尧打仗颇有章法,《清史稿》记载:

    羹尧初至西宁,师未集,罗卜藏丹津诇知之,乃入寇,悉破傍城诸堡,移兵向城。羹尧率左右数十人坐城楼不动,罗卜藏丹津稍引退。

    意思是说,年羹尧刚到达西宁时,军队尚未集结。罗卜藏丹津主动出击,率军直捣西宁。年羹尧当时的情况非常危急,但他率领数十位亲信坐在城楼上,毫不慌张,竟然用“空城计”吓退敌军。

    而根据《郎潜纪闻》记载,年羹尧在青海和敌军决战的前一天,突然下令让士兵明天各带一块木板,一束枯草。士兵们非常不解,但不敢违逆。到了第二天,一片沼泽地挡住了大家的行军路线,年羹尧命将士们将枯草扔入沼泽,再铺上木板,顿时畅通,因而打了胜仗。

    军队取胜后的夜里,年羹尧夜里突然听到一阵西风,霎时又安静下来。年羹尧立即命参将带着300飞骑前往西南密林中搜索,果然剿灭了一伙逃窜的敌军。参将不解,年羹尧解释说:

    “一霎而绝,非风也,是飞鸟振羽声也。夜半而鸟出,必有惊之者。此去西南十里,有丛林密树,宿鸟必多,意必贼来潜伏,故鸟群惊起也。”

    意思是说,半夜突然一阵风起,霎时而绝,可能不是风,而是群鸟振翅造成的。西南十里有一片丛林,半夜里鸟儿惊起,必然是有贼人潜伏。

    可见,年羹尧兵法之灵便,不愧为一时之名将。

    雍正二年年初,年羹尧积蓄力量包围了罗卜藏丹津,各路将领“分道深入,捣其巢穴”,最终大获全胜,年羹尧的捷报传到京城时,雍正喜出望外,向满朝文武宣扬年羹尧之功。一时间,“年大将军”这时俨然成了雍正的一张名片,雍正恨不得向所有人证明:朕有识人之明啊!

    殊不知,自古以来,大部分良将都没有死在战场上,害死他们的,往往是战场之外的东西,年羹尧便是如此。

    三、清帝树模范,骄臣气凌人

    年羹尧给雍正挣了“面子”,雍正给年羹尧的则是更多抬举。年羹尧在西部,不仅拥有超脱的权力,同时,他还深度参与朝政。例如,雍正在年羹尧的奏折中朱批道:

    “尔之真情朕实鉴之,朕亦甚想你,亦有些朝事和你商量……”

    可见,雍正全然不把年羹尧当“外人”,不再年羹尧职权范围内的事情,雍正也和年羹尧商量。

    年羹尧平定青海之后,曾短暂回京,虽然时间很短,但雍正抓住机会,让他和马齐、隆科多一起处理军国大事。雍正多次感慨,有年羹尧这样的封疆大吏是自己的幸运,如果大清代有十个“年羹尧”,那天下何愁不能大治?

    为了给年羹尧足够的荣宠,雍正给年羹尧的两个儿子都封赏了爵位,年羹尧的妹妹也因此被封为贵妃。一次,南方大臣给雍正送来了荔枝,雍正更是用八百里加急送往西北,让年羹尧一起“尝鲜”。

    雍正还说,自己要和年羹尧要做“千古君臣楷模”,雍正云:

    “朕不为出色的皇帝,不能酬赏尔之待朕;尔不为超群之大臣,不能答应朕之知遇。”

    所以,笔者一直认为,年羹尧最后之所以会悲凉收场,雍正是负有一定责任的。因为雍正对年羹尧的宠信,实在太过。

    俗话说,恃宠而骄,年羹尧在雍正的隆宠之下,逐渐做了一些超出本分的事情,这就出现了问题。

    纵观历史,当一个人拥有和他职务不匹配的权柄时,势必会造成固有体制的扭曲。年羹尧便是如此。

    比如,凭借雍正对年羹尧的信任,年羹尧开始提拔官员。当时有一个词,叫“年选”,意思是,年羹尧要提拔的人,吏部、兵部都要优先任用,雍正也一路为年羹尧开绿灯。

    那些通过正统渠道无法上位的官员,必然会千方百计巴结年羹尧,想通过年羹尧的权力来实现钻营。最典型的两个例子,就是李维钧和赵之垣。

    李维钧本没有什么才能,一直得不到朝廷重用。但是,他有个小妾是年羹尧的管家魏之耀的干女儿。李维钧为了巴结魏之耀,不惜将小妾扶正,再通过魏之耀,和年羹尧搭上关系。

    当时,直隶巡抚赵之垣得罪了年羹尧,年羹尧便对雍正说“赵之垣纨绔庸劣,断然不能做巡抚!”雍正便问年羹尧:“你觉得直隶巡抚谁来做合适?”于是,年羹尧便推举了李维钧。

    就这样,赵之垣被贬,李维钧成了新任的直隶巡抚。

    直隶巡抚何等重要?雍正仅仅听从年羹尧的一面之词,就轻易换人,可见雍正对年羹尧的信任,多少有些盲目。

    更为奇葩的是,赵之垣被贬后,了解自己的“厄运”是因年羹尧而起的,他转而投靠年羹尧,不惜送了20万两银子到年羹尧府中。年羹尧得到了好处,便带着赵之垣去求见雍正。雍正说:“你之前不是说赵之垣不可大用吗?”年羹尧一时无语,但“再三恳求”,结果雍正同意年羹尧将赵之垣带到西北重用。

    有了雍正的纵容,年羹尧的嚣张之风愈演愈烈,他在官场上也更加趾高气昂,盛气凌人。例如,他给属下恩赐,属下需要“北向叩首谢恩”,他所到之处,百官需要下跪迎接。甚至连蒙古的郡王见了年羹尧,也要下跪。雍正赏给年羹尧的侍卫,被年羹尧当做仆役使用。

    年羹尧的种种行径,已经将他嚣张跋扈、藐视皇权的心态显露无遗。再加上年羹尧疯狂培植党羽,贪污敛财,他的所作所为,终于引起了雍正的不满。

    四、帝王伤自尊,墙倒众人推,

    雍正二年十月,年羹尧奉旨入京,已经升任直隶总督的李维钧跪道相送,到了京城,王公以下的官员前去迎接年羹尧。然而,年羹尧泰然自若地坐在马上,连看都不看这些前来接他的大臣。雍正本就听到一些弹劾年羹尧的声音,如今见年羹尧如此跋扈,心中甚至不爽,雍正在给年羹尧的朱批上说:

    凡人臣图功易,成功难;成功易,难;守功易,难……若倚功造过,必致反恩为仇,此从来人情常有者。

    很明显,雍正这是在警告年羹尧。然而,这样的警告,年羹尧全然不放在眼里。不久,京中便有流言,说雍正奖赏西北将士的军功,都是应自己年羹尧所请。又说年羹尧但凡有要求,雍正没有不答应的。

    一个皇帝要听大臣的话,这俨然伤了雍正的自尊心。于是,雍正不能忍。接下来,雍正做了两件事,揭开了年羹尧倒台的大幕。

    第一,雍正三年,年羹尧指使自己的心腹、陕西巡抚胡期恒弹劾陕西驿道金南瑛,雍正不仅没有支持年羹尧,还破天荒地将奏折驳了回去。

    第二,雍正三年二月,雍正任命了一位左都御史,此人名叫蔡珽。他原是四川巡抚,被年羹尧弹劾入狱,现在被雍正从大牢里捞出来,直接洗清冤屈,担任左都御史。

    雍正办的这两件事,明显是针对年羹尧,而清代的官场上充满了“人精”,大家一贯擅长看风向办事,现在雍正的意图这么明显,大家立即摩拳擦掌,等着弹劾年羹尧。

    第一个出场的人就是蔡珽,蔡珽深知,雍正把他放到左都御史的位置上,就是要把他变成对付年羹尧的工具。所以,蔡珽上奏弹劾年羹尧贪暴、诬陷忠良。这下大家才纷纷出手,弹劾年羹尧的种种罪名。

    正在这时,年羹尧给雍正报祥瑞,把“朝乾夕惕”误写为“夕惕朝乾”,雍正便借题发挥,说年羹尧故意讽刺皇帝。雍正说:

    “羹尧不以朝乾夕惕许朕,则羹尧青海之功,亦在朕许不许之间而未定也。”

    雍正的意思是说:年羹尧平定西北之功,朕可以认可,也可以不认可。天下的大事,都是朕做主!

    从雍正的这句话可以看出,雍正最反感之事,还是年羹尧藐视自己的存在。

    到了四月,雍正查实了年羹尧“冒功领赏”、“怠玩昏愦”等罪状,以迅雷之势,命岳钟琪接任抚远大将军印信,而后,又连续降旨怒贬年羹尧,最后将年羹尧降为杭州将军。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岳钟琪、田文镜、史贻直等人闻风而动,纷纷弹劾年羹尧,就连年羹尧昔日的部下范时捷、赵之垣也主动站出来告发年羹尧。最终,年羹尧被定了92条大罪。其中包括“大逆”、“欺君”、“狂悖”、“贪婪”等,人人喊诛,雍正也恨极了年羹尧,下旨将年羹尧赐死狱中。

    年羹尧的父亲年遐龄、哥哥年希尧被免职,年羹尧成年的儿子被杀,十五岁以下男丁流放边疆。至此,叱咤风云的年大将军,正式落幕。

    五,杭州赐鸩酒,将亡谁之过?

    很多人喜欢把年羹尧和明代名将蓝玉相比,认为他俩的遭遇如出一辙。对此,笔者是极其不认同的。笔者此前写过蓝玉,我认为,年羹尧和蓝玉至少有两点不同:

    其一,蓝玉所处的时代,名将如云,即使朱元璋不用蓝玉,他用傅友德、冯胜、王弼等人,照样能在塞北取得一场大胜。而雍正刚登基时,他若想在西北打赢一场大仗,有能力又深得雍正信任之人,只有年羹尧一个。

    换句话说,朱元璋并不是非蓝玉不可,而雍正却必须选择年羹尧。而且,朱元璋对蓝玉的态度,远不及雍正对年羹尧的宠信。所以,我认为,蓝玉的盛气凌人,其实资本不足。而年羹尧的嚣张跋扈,实则是雍正过度宠信所致。

    其二,蓝玉之死,纵然有朱元璋要为朱允炆扫清障碍的因素,但归根结底,蓝玉有许多“谋反”的罪证,比如蓝玉曾和景川侯曹震、鹤庆侯张翼等人密谋造反。但年羹尧不同,年羹尧虽然狂傲,甚至藐视皇权,但他却没有谋反,年羹尧去世两年后,雍正赦免了年羹尧的儿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有一个问题,年羹尧被雍正贬为杭州将军后,已经没有能力做出危害雍正之事,雍正为何一定要将他赐死呢?

    其实,笔者认为,年羹尧之罪,最主要的有三点:

    第一,结党营私。年羹尧利用自己是炙手可热的权臣,大肆招揽党羽,排挤异己,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第二,贪污敛财。年羹尧收受贿赂,疯狂敛财,这也是证据确凿。

    第三,藐视皇权。年羹尧趾高气昂,目空一切,竟然让蒙古郡王给自己下跪,对京城王公大臣多有轻视之心,还大言不惭地说雍正需要听自己的。

    而第三点,正是雍正必须要杀年羹尧的原因。雍正允许年羹尧有污点,但绝不允许年羹尧向大家营造一种“皇帝必须听我的”的假象。雍正想和年羹尧做千古君臣,年羹尧不但辜负了雍正,还让雍正颜面尽失,这是不可原谅的。换句话说,雍正杀年羹尧,并不是因为其他罪名,而是因为年羹尧伤了雍正作为帝王的自尊。

    陈康祺曾说:

    年虽跋扈不臣,罹大谴,其兵法之灵变,实不愧一时名将之称。

    意思是说,年羹尧虽然骄傲跋扈,最后成为罪臣,但他在军事上的能力和成就,还是值得肯定的。

    回顾历史,笔者认为,年羹尧的能力值得认可,他对清代的一统有着特定的贡献,他的惨淡收场,雍正也有一定的责任。

    司马迁在《史记·淮阴侯列传》中评价韩信:

    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

    笔者把这句话套用在年羹尧身上,假如年羹尧学会谦让,不夸耀自己的功劳,不恃宠而骄,凭借雍正对他的信任,他在清代的地位,将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只惋惜,封建社会从来不缺良将,缺的是立下大功,还不遭皇帝和同僚所忌之人。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网站首页 - 头条热点 - 房产资讯 - 房产导购 - 二手房 - 房产政策 - 海外购房 - 家居设计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123456789 官方微信:weixin8888 服务热线:weixin8888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9 房产新闻网 版权所有
    360自动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