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房产资讯
  • 房产导购
  • 二手房
  • 房产政策
  • 海外购房
  • 家居设计
  • 荟萃呈现的研究、特征与动态的凝聚 |《URBAN FLUX》Research

    发布时间: 2021-01-05 00:00首页:房产新闻 > 家居设计 > 阅读()

    文/黄元炤

    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学者

    ADA研究中心

    本文刊登在《城市空间设计》杂志第62期

    青年实践的新兴以及无预设的特征与动态

    当代中国建筑界已进入百家争鸣与繁花似锦的时代。当代中国建筑师的实践也逐渐为政府与大众所重视,并通过报道、展览、获奖等方式的“走向国际”,成为世界关注的对象,亦构建起世界与中国的联系。

    在当代中国建筑师群体中,“青年实践是一股新势力、新兴力量”,方兴未艾。他们处于年富力强阶段,用激情与内在才华的想象勇于探索在实践道路上,并随着设计经历、实战经验与技巧碰撞的积累与熟练,其成果的“阶段展现”,在近五年(2015年—2020年)对当代中国建筑学发展有着一定程度的影响。他们以“多面向、多维度与多层次的差异性与综合性的知觉活动,直率地创建各自的策略、立场与定位思辨,强化客观真理的创新,保有正统又探索先锋,更直面现实的挑战复杂,并扩大领域、思维、行动、怀疑与批判,从容地摆荡在建筑学内核与外延之间辩证着”。

    因此,本文将关注当代中国青年建筑师的“当代建筑”实践,用荟萃呈现的方式探究他们创作的思考,让本文有幸成为外界得知与理解他们的舟器。

    设计院、事务所、高校这三个体系是目前当代中国建筑实践主要的执业型态,其性质各自独有。本文以此三个体系为范畴选择了欲评述的建筑师人选,他们是从属设计院体系的李竹、郭海鞍,事务所体系的陶磊、庄子玉、李道德、穆威、孟凡浩、卜骁骏、张继元、赵扬、王硕、水雁飞、张旭、刘可南、高亦陶、葛文俊、周苏宁、相南、魏娜、臧峰、罗宇杰、王求安、张迪、张东光、马科元,高校体系的韩文强、黄立。这份名单是笔者根据建筑师的实践成果、研究话语、作品倾向、学术动态、行业影响力与出生年区段划分(出生于1976年以后)而选定,以作为本文探讨与论述的依据。

    事务所体系(设计公司、工作室)是民营(体制外)性质,拥有经营的独立与自由度,分有采合伙制的联合型与独资制的个人型两类。陶磊的陶磊建筑、李道德的dEEP建筑、庄子玉的RSAA/庄子玉工作室、穆威的先进建筑实验室/个个世界、赵扬的赵扬工作室、相南的本构建筑、魏娜的WEI建筑、罗宇杰的罗宇杰工作室、王求安的安哲建筑、马科元的来建筑就属个人型。其他的则为联合型,有gad·line studio的孟凡浩(和朱培栋)、时境建筑的卜骁骏和张继元、META-工作室的王硕(和张婧)、直造建筑的水雁飞(和苏亦奇)、旭可建筑的张旭和刘可南、空格建筑的高亦陶(和顾云端)、米思建筑的周苏宁(和唐涛、吴子夜)、众建筑/众产品的臧峰(和何哲、沈海恩)、waa未觉建筑的张迪(和Jack Young)、合木建筑的张东光(和刘文娟)。葛文俊则属中哲国际工程设计创作中心。

    而建筑营工作室就由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的韩文强经营着,否则建筑由任教于中国美术学院的黄立和黄喆、张尧共同经营着,其性质也等同于事务所。而在设计院体系,李竹经营的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建筑技术与艺术(ATA)工作室,与郭海鞍经营的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乡土创作研究中心,其生成条件与环境不同于事务所,但却隐含经营性质的相似(独立自主),如同大院里的事务所,具有调节与活化的功能。

    因此,这批建筑师所经营实体的性质相似就成了他们在执业型态上的共同特征。不仅于此,他们的共同特征也展现在建筑学探索上,衍生“无预设、非预期性”的相似“动态、线索与走向”,共有十种,它们是:

    1. 系统与价值体系(精神、品性与类型)的构建;

    2. 功能、空间与形式的深刻统一与弹性;

    3. 批判性形式的汲取及其(参数化、数字化)工具辩证;

    4. 研究式的支撑并交互于理论与价值的创造;

    5. 结构与技术的合理自决并聚焦于建造与建构;

    6. 地方性的特征提炼以及场地与场所的形势描写;

    7. 实验性的跨域探索后的自由(艺术人文、平台构建、研发生产);

    8. 城乡交互(反哺)的权宜与平衡的逻辑;

    9. 乡建的学科策略与广义诠释及其内容多义;

    10.历史文化遗产的有机更新与创新性整合。

    这些“特征”也是这批建筑师的“动态”,在建筑生成与知识生产的交互而生。笔者“并非预设其最终结果”,只是偶然的提炼、记录与汇聚,或者不可逆转性。诚然,知识生产为建筑生成提供了思维与观念的支点和凭证,建筑生成则把知识生产予以吸收指向结果的烘托,两者辩证于彼此。以下将一一论述。

    1

    系统与价值体系(精神、品性与类型)的构建

    系统与价值体系的构建指的是建筑师在实践中,通过项目积累的设计判断而形塑自己的系统体系,有步骤的建立对应于外界的一套设计文法,以阐述自己对建筑的若干事物与意识的观点,较为主观与内蕴。建筑师的系统体系,偶有趋同,也存在差异,体现在对价值内涵(精神、品性与类型)解释的不同。陶磊、韩文强、庄子玉、魏娜的实践皆倾向建构自己的系统体系,聚焦点不一,各有对应,但立场与策略坚定。

    陶磊和韩文强在实践中,关于系统与体系的构建是趋同的,皆试图探讨“建筑的精确性之于自然关系或是追寻与自然关联的设计”。陶磊用具体建筑焕发出自然的抽象化,让建筑是为“载体”的贴近自然以焕发不曾有的诗意。韩文强则借由自然的引入来整合建筑的多层关系而达到自然/建筑/环境的状态平衡,让建筑是为“媒介”的与自然产生关联以完成对精神的和谐。所以,“抽象、载体与诗意”与“平衡、媒介与和谐”就成了两人在体系趋同之下的价值内涵的差异性。

    北京陶磊自宅,陶磊;取自:陶磊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摄影:陶磊

    唐山水岸佛堂,韩文强;取自:建筑营设计工作室,摄影:王宁

    在执行层面,陶磊和韩文强也尽显不同。陶磊的视点锁定自然于建筑内外的讲究。当项目处于城市中,他会在既有范围内去创造自然,让建筑内部是内化的自然、微自然营造与对自然隐化内涵的赋予,当项目处于大自然环境中,他让建筑与自然共生地融为一体,或者模拟自然形态的潜藏于环境之中。韩文强则思考让院落布局与自然“至诚交互的共构”,或是在建筑室内探索自然抽象化的秩序隐喻与几何关系,或是真实的呈现。在材料层面,两人亦对自然有所关联。陶磊通过材料特性交互于自然与非自然之间,并结合空间与结构的思考让建筑浑然天成。韩文强则探讨材料扣合关系的建立,忠实呈现洗练的自然触感,以成就体验时被抚摸的魅力。

    总之,陶磊和韩文强在辩证建筑与自然的关系时皆完成了对精神与品行的赋予。陶磊企图让人于他所创造的建筑中,通过自然对生命进行感知与冥想。韩文强则让建筑饱含着意境、诗性与神性并以此建构出建筑的德性。

    北京七舍合院,韩文强;取自:建筑营设计工作室,摄影:吴清山

    北京景宅,陶磊;取自:陶磊建筑设计有限公司,摄影:陶磊

    北京爱马思艺术中心,韩文强;取自:建筑营设计工作室,摄影:金伟琦

    另外,系统体系的差异性也体现在实践历程的“前中后”阶段(非指单一项目的过程),对自我路线的定位、认识、先决与取舍,具有实践型理论的置前构建含义,途中略有修正。陶磊和韩文强的系统体系,衍生在中程阶段,非实践初期,所以思维存在转折,有段过程,比如:陶磊先批判居住模式的不理想而导致接触自然趋少,以及需建立中国人对自然的诗意想象,从而提出自然的必需性;韩文强先关注院落之于设计/生活的思考,以及关系设计的建立,之后才把院落结合自然与建筑的共构实践。庄子玉和魏娜就不同。庄子玉的系统体系是“从中国形式到中国叙事”,魏娜则是“弥漫空间的情感设计”,在他们实践初期皆已设定,之后调整而前进。

    庄子玉是理性的,重建设、美德,以及逻辑的延续性。所以,他的“从中国形式”是指在设计中,主观、有意识的从创建原型时,经由参考图示(叠合、同视、凝望、缝隙、微差)的平均值抽取与分析,再配合项目长期有序地积累及其现实因素(场地、环境、经济等)考虑而衍生的“形式构建之从”,进而建立一种倾向于类型学“迭代关系”的研究实践,同时让建筑在迭代的推进演化之间有着前后逻辑的变量、参考与经验,以及背后叙事话语(城市、历史的关联性等)的注入与关键把握,以回应世界的丰富,取得与人的共鸣,最终铺陈出“从中国形式到中国叙事”的系统体系,并借此批判城市和建筑在现今的故事与内容的缺失。魏娜是反形式、反风格的,强调完美,但非归结于精准的赋予。所以,她的“弥漫空间”指的是在设计时,对项目进行感知、感受且若有似无、模糊随意的一种状态的挖掘,之后安排场景,形成事件的动态指向,让(碎片化)感知融入物质去塑造没有形式的形式,更让形式揉合出情感,以支撑建筑最终的“情结”。因此,魏娜的“弥漫空间的情感设计”系统体系偏重于在感知后,让建筑与人的情感、体验产生关联,并追求令人神往的意境。而在过程中,魏娜会用四个思维训练:直觉感受、景观先行、场景思维、经历营造,对设计整体做一个直观性的把握,让体验成为是建筑往返的历程,以品味生活的舒畅,为建筑留下蔓延的情思。总之,他的建筑也可以称为是情感建筑。

    成都林盘行馆,庄子玉;取自:RSAA/庄子玉工作室,摄影:存在建筑

    北京WHY Hotel,魏娜;取自:WEI建筑事务所

    建筑师的系统体系也是他们项目生成的依据。庄子玉还加强对系统体系的扩充,架构在项目条件的充分给予,让他得以进行形式的自由迭构、空间序列的流动与无穷无尽的生长,进而拓展了系统体系(从中国形式到中国叙事)的边界,同时建立起(传统山水长卷)如“散点透视”般的空间多重叠合(环绕的、卷曲的、多层的与不同标高的),让叙事持续注入,以阅读更多内容(产品、快速、文化、自然等),并与体验共同递进,以深化建筑之间的“迭代关系”,还呼应场地与山水,更深入文化本质的探究(中国性)。最终,庄子玉用形式(屋檐)去整合建筑的一切关联,并为这个时代来服务。

    成都花间堂酒店一期,庄子玉;取自:RSAA/庄子玉工作室,摄影:存在建筑

    福建小溪家,魏娜;取自:WEI建筑事务所,摄影:Weiqi Jin

    2

    功能、空间与形式的深刻统一与弹性

    在实践中,建筑师会依项目与人的需求,将形式适切地服务于功能的创新并与空间达成一定程度的对应,以强调控制与在场的选择,这是把功能与空间、形式进行深刻统一,亦是综合性与人性化的性质赋予,材料与结构则只是支撑阅读。相南的实践即有此一迹象。他基于尊重建筑功能、空间与现象学之间的本源关系,致力于建造“功能本体与建造形式”密切统一的建筑,以此来拟定在不同环境之下,他所认知的建筑边界所展现的状态与弹性。

    在大自然环境中,当无任何可供参考的文脉线索,相南的功能就服务于项目给定的内容,并借由形式推敲、结构的制定与材料的包裹而成就建筑以新的内容展示(窗口),既吸引了体验、观察与风景,引导人望外,也回应了人的成长、爬升与登高的意识,更融入环境的不融于的成为形象标志,以彰显人性化与自然道德。当在乡村时,相南就忠实地调研与理解项目内容以外的真实情况与使用需求,发现既有的自发秩序、隐性规则与所要的平衡状态,从而成为设计参考的得出结论与策略制定,还让形式弱化与抹消边界,同时调整(铺口)形式的划分与交易领域,允许更多的穿行,以达到路径的引导,建立社交的规律。此外,相南也会对形式有所呼应,用折板(三角)的连续(方向)与单折(拼合)赋予项目以不同的生成,尝试构筑的实践。

    齐云山树屋,相南;取自:本构建筑事务所,摄影:陈颢

    侠父村农贸市场,相南;取自:本构建筑事务所,摄影:陈颢

    3

    批判性形式的汲取

    及其(参数化、数字化)工具辩证

    由于计算机的辅助、革新与飞跃发展以及导入设计的运用与编程,奠定了参数化、数字化建造、技术及其知识系统与范式的生成,从而构成思维、观念与物质的创新,并引出数字工艺、力学协作、智能化与建构理论的提出。李道德和张迪的实践便以参数化、数字化为方法工具,让复杂形式落地,赋予建筑想象,激发社会活力,并挑战常规、现实与既有。

    然而,李道德和张迪展示的是参数化、数字化的形象(流线),他们也批判于本身形式与工具的数字化,以回避视觉疲劳的感受与模式的单一,计划突破。于是,在参数化、数字化技术的启迪之下,李道德改变了他对空间领域与活动的判断,也就是空间之于城市与建筑理应是“动态的自由成长”,具有时间性,并对应于人的行为与功能的变化而生成,非传统的静止封闭。李道德还通过参数化、数字化工具模型的拟态与材料推敲,衍生偶然性的结果,让空间解放,并与人和周边产生互动,有效地脱序而找形,输出柔美形态,更“赋予情感”,吸引外界张望,间接否定拜物的嘲讽。张迪认为参数化、数字化是设计过程中的“工具理性”,只为满足最终的生产,但她服膺于此路径的思维革命,以强调独立制作的不同取代相似的批量复制,并让每一条曲线、每一片曲面皆体现温度,留存触感(手),以建立参数化、数字化的“工匠精神”,兼顾了美学、伦理与传播,非凑和的肢解与拼凑。

    牛背山志愿者之家,李道德;取自:dEEP建筑设计事务所,摄影:金剑

    银川当代美术馆,张迪、Jack Young;取自:waa未觉建筑设计事务所,摄影:Iwan Baan

    “工具批判性”也让李道德和张迪的实践导向更多的出口,并交融于其他(学科、议题),顽强的协调。为了拓展,李道德用系列研究的方式,让参数化、数字化技术与机械动力学、电子技术等学科结合,还把参数化、数字化的设计方法引入山里乡间,用低技的条件与传统的劳动,加上材料的提炼(竹基纤维复合)与新旧的搭建探讨“中国建造的现实”(乡土建筑,因地制宜),以及反思低碳环保与可循环再生,让参数化、数字化作为媒介的赋予社会性涵义(关注残障志愿)。张迪则是挖掘场地潜因,通过地貌学的研究,用参数化、数字化的工具把建筑还原至地貌形态(沉积岩),展现千百年间的流动皱褶,以呼唤遥远的历史,述说过往与现在的共时性对白。此外,张迪还探索人与所处建筑可能产生的情感/绪的呼应,她用演变、人文、事件/现象/时间、情感/情绪四个主题作为“叙事”载体以建立建筑蜕变的支撑、过渡与表达过程以及最终的状态,工具仍是参数化、数字化。

    在既有路线上,李道德和张迪也有了一些调整。李道德以文化自信与觉醒的视角,关注到了东方、中国的语境建立,企图营造参数化、数字化的东方想象,他称为是“数字东方”,即建筑以柔刚并济的形态(山棱)与远景事件的对应(长城)来修辞意境上的中国,让建筑融于大山大水、处于白云苍松,如诗如画的言志,以体现承载、包容与深度的气节。李道德还让“动”这件事,辩证于动态与静止之间的物质和精神的赋予差异,时间更成为了是对建筑的一种期待。张迪的实践从来不想有一种固定风格,之前由参数化、数字化工具产生形象流线只是一种巧合与适应,她更多希望新项目的新方式赋予,所以她也会关注社交网络之于空间的边界模糊的定义,探讨空间交互扣合又分离的互通性。

    凤凰谷山顶艺术馆,李道德;取自:dEEP建筑设计事务所,摄影:周利

    杭州老鹰画室,张迪、Jack Young;取自:waa未觉建筑设计事务所,摄影:田方方

    4

    研究式的支撑并交互于理论与价值的创造

    理论生成的过程主要关注在实践实体的研究形式及其知识系统的建立,其创建者试图用一种知识结构当做是对实践形式的分析框架进而引入每一种理论的研究途径,借以审视论述文本的重点与变动。因此,理论、研究、知识三者是相互交织的。建筑亦经由理论得以知悉源于不同研究角度的相异知识(空间营造形式、模式语言、现象学、美学向导、社会关系区分、意识形态批判等)。而试图研究形而上以进行价值创造的建立新语言的卜骁骏和张继元,与实践以研究成果为助推并试图通过跨学科合作而建立的王硕,“研究”成了是他们支撑建筑之必须,卜骁骏和张继元是建筑与设计研究,王硕则是建筑与城市研究,这也是他们构建理论与价值建立的途径。

    在研究框架之下,卜骁骏和张继元建立了包括“语系语构、水平性、悬浮、反重力、地平线无尽”的知识结构,并尝试用表达意义与隐藏价值的系统化陈述来推进为理论,无关个人品味与意识型态,批判与否视轻重缓急,只进行建筑讨论。

    在“语系语构”部分,卜骁骏和张继元从文字现象的视角,探讨拉丁语系的根本与生成及其语构于建筑、文化与生活的关系对应(词根于文字拆解后的反映时代,语系语构的契合共建,叙述文字的趋势呼吁与认识),以及建筑师实践的举措反响(空间由语构转换成抽象,场景的空间语构如何影响体验,历史与大地关系语构建立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卜骁骏和张继元以“语系语构”在西方体系下的论证进而对比东方文化的汉语语系的提出,进而建设性批判,探究语构系统在建筑层面的象征与转化以及模型的建立,以寻求中国性语境的建立。

    在“水平性、悬浮、反重力、地平线无尽”部分,卜骁骏和张继元是架构在对场地的自然地理、气候、城市网格、文化资源的发掘与分析而进行的,并与“语系语构”交互思辨,以凝聚更加形而上的语言,便有了空间的纠缠与失重以及界面美感是用语构(书法运笔)而生成、悬浮与反重力是用意象组构(晶石)来展现、水平性拓展与地平线无尽则用环绕流线来完成等对建筑的优势介入。另外,还有横向空间的创造、弹道曲线的建立、用重量展现悬浮形态、用倒置形式悬挂出天空的反射等新物质的创建。

    以上这些,最终呈现的形式是刚强,冲击力与引力的彰显,深具指向性,且汇聚后不存在重复,这是卜骁骏和张继元刻意维持的,因为多样的体现是目前他们的追求。

    北京理工大学文体中心,卜骁骏、张继元;取自:时境建筑设计事务所,摄影:金伟琦

    英良石材自然历史博物馆,卜骁骏、张继元;取自:时境建筑设计事务所,摄影:时境建筑

    五里春秋泛文化艺术中心,卜骁骏、张继元;取自:时境建筑设计事务所,摄影:亮点影像

    通过跨学科合作以建立研究和实践之间联系的王硕,长期以来对当代中国城市投以研究,并具有“针对性的批判与介入”。他“批判”城市发展的语境失控、当代生活定义的模糊、建筑于城市社会中的僵化反射与幼稚表达以及无目的性的存在。从而关注在城市转变中,所涌现出的新型社会/文化/空间现象,予以“介入”了解,细致分析其演变,发掘潜能,让建筑重建与城市和所处社会环境之间的关系,推导出符合当下、不同层面叠加并相互关联的复合原型(模型),最后反映到项目的实践,通过专业调整,创建适合项目的生存构架。比如:为了建立新的集体生活模式与探讨模式中的人与人关系,王硕便对城市中的群居问题(青年蚁族)与混居现象(胡同、筒子楼、城中村)予以研究,了解其内在机制,进而建立一种群居且突破、创新的空间范式(功能分层、开放街巷、多元共享、社群生活等),以作为项目的依循。

    这样的思路,王硕把它归为是当代城市空间模式研究,并与其他项目(超胡同,重启宅)形成系列。此外,不只重建建筑与城市和所处社会环境之间的关系,王硕也把建筑视为是媒介,以搭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激发更多的探索、感受与体验,或是让建筑成为自然环境到社区生活的衔接器,以丰富生活氛围之集合。

    吉林森之舞台,王硕;取自:META-工作室,摄影:是然建筑

    秦皇岛临海T宅,王硕;取自:META-工作室,摄影:锐景摄影

    5

    结构与技术的合理自决并聚焦于建造与建构

    结构与技术从来都是支撑建筑的想象,并能甩掉沉迷于形式的包袱,让决裂于历史传统成为标志,促进时空价值的重整,更与传统建造各走各路,当然这些与工具材料在时代演进的革新、改良与迭代有关。建筑师通过对技术与结构之于事物理解的形成过程,能细致地关注组织与细部,以最适切、合理与美观以及触发艺术感的方式创造出新类型,用冷静、轻盈与繁复的姿态面众。而重雕琢、并精确处理建筑生成的一切结构关系(元素,构件,架构,覆盖,整合)是结构与技术的核心思路,有着自觉的审美控制,若再加上之于本体的思考以及与结构交互生成后的表现形式,就成了建造与建构所依循的论述。这批建筑师部分人也投入到对技术与结构、建造与建构的探究。

    首先,李竹提出结构自我表达与工业化装配式建造,两者交互运用在“环境关怀、功能复合、空间与材料”之间探索,并以结构促进形式生成、体现地方性格、暗示戏剧张力、反映特有文化与呼应自然气息,还关切在场的营造、公平与人性化赋予。所以,结构探索就成了李竹的实践侧重,以精细化为设计研究与系统展示,自律真切,体裁分明,述说着“技术并不冰冷”这件事。张旭和刘可南以建造体系为侧重并通过对结构研究以回应设计问题,辩证“城市性”,强化对“城市资本、社会经济、场地特征、设计策略、空间生产、性格属性、氛围塑造、建造工艺”的讨论,同时在结构的物质背后赋予深度思考,以其坚固持久特性预想未来。他们还用结构体系不同的并置来反映相异的功能属性,以回收的概念并强化其存在以构成既视现象,让建筑记录当下。高亦陶的实践探讨结构与技术的关系较少,具体实施因项目属性而定。但他在个别项目中会以材料特性所指定的建造模式来探索建构的试验,以材料呼应历史文化,用建构以创新和制造空间氛围,以此暗示建筑的“公共性、开放性、统一性”。所以,建构是被他直接提出。“可持续技术”是罗宇杰所关注的,并提出“野生建造、接续建造、再用建造、向上建造、可逆建造”五个策略为其实践探索。每一项策略中的新旧材料扣合及其构成性质的差异(原始,轻质,废弃,廉价,重复,拆解,回收,装配)赋予建筑生成路径之不同,并创造空间更多可能性(趋向开放),还借此反思材料过剩与使用限制的问题。他的这套材料技术体系是具有生命力、热诚、批判性的环保意识,抵抗局限、浪费与僵化,强调便捷、弹性与亲民,用技术给予功能之宽容。

    因此,李竹、张旭、刘可南、高亦陶罗宇杰皆或多或少、直接或间接的和结构与技术、建造与建构沾上边,且推论各异,并区别于材料的选定。

    汤山矿坑公园配套服务营房,李竹;取自:东大院ATA工作室,摄影:时差影像

    莫干山宿里酒店,张旭、刘可南;取自:旭可建筑工作室,摄影:陈颢

    湿地中的红砖之塔,高亦陶、顾云端;取自:空格建筑事务所,摄影:值更

    浙水村自然书屋,罗宇杰;取自:罗宇杰工作室,摄影:金伟琦

    那么,谈结构与技术,就得论到材料,它能以性质的差异预示结构模式的多样并赋予轻重的回响,又能依性质组织后的结构特征与关系的力学规律(传递走向,构件布置)赋予建筑以建构的表现形式。因此,材料对建筑在构建过程中起到根本性的影响,却也保留弹性。因为,技术与结构包裹着材料还能与场地、风景与空间交互而演化。

    关于材料运用,李竹是敏感与诚实的。他会体察场地潜因、呼应景观、阅读文脉、考量气候、融于环境、诠释主题、回应环保、空间塑造、展现城市性格的在设计中安排不同材料(耐候锈钢板、镜面不锈钢、防腐竹材、毛石、U型玻璃、竹纤维隔板等),并与结构进行包裹运用,让结构以不同材料关系的设置来解释设计初衷,并能在形式表层构成不同表情,更能引出材料对结构建造模式的准确、效率与精细度的表态。张旭和刘可南则会优化材料(钢,木),并考虑其性质(轻巧,厚重)对建筑的调整,通过对截面的处理并隐藏于另一个材料体系以减去阻碍,或以材料的痕迹来调整观者的视点。他们也会把材料(混凝土)还原至最本质的揭露纹理(错缝拼接),还会以材料本身呼应于其他材料的编织以体现整体的一致,更会从材料中(表面,空腔)解决物理问题(热工性能),最终用材料构成的结构框架的指向与结构定形的包容来强化空间的张力(内外穿透)与创造(内容创造)。高亦陶则运用材料(红砖)的印象还原项目原先的文化与历史因素,并用新材料回避旧有的环保禁用、质感差异与堆砌不足的问题,接着让材料完成在结构框架中的依附,用不同的建构砌筑来丰富其肌理,并控制质感与创造自由度,最终维持材料之于建筑整体的统一,以及让建筑成为可见的真实,以取得一定程度的亲和。罗宇杰则专注某一材料(木)的研究为主,探索自生建造(木结构)或与其他材料(原始或既成)结合的建造模式(钢木结构,木石搭接,土木再造),辅以对其他普通材料(夯土、混凝土、砖、铁片、轮胎等)的关注,从而做一个通盘的汇整以实践,安于适合的位置(主体,维护)让其生长,更体现服务的姿态。

    关注结构与技术、建造与建构之后,李竹、张旭、刘可南、高亦陶和罗宇杰对于形式的要求就放低,不刻意追求,或者弱化,或者企盼形式的简单与对技术的包容,空间则是规矩地因应技术与结构、建造与建构的考量而生,偶尔施点巧劲,或互不干扰的处之,更有可能让结构与技术、建造与建构上位来彰显建筑的自然与人文、内敛与热情的气质。

    廊桥驿站,李竹;取自:东大院ATA工作室,摄影:钟宁

    青龙山多功能馆,张旭、刘可南;取自:旭可建筑工作室,摄影:徐一斐

    湿地中的红砖之塔,高亦陶、顾云端;取自:空格建筑事务所,摄影:值更

    元和观村党群服务中心,罗宇杰;取自:罗宇杰工作室,摄影:金伟琦

    6

    地方性的特征提炼以及场地与场所的形势描写

    地方指的是特定的一个区域、地点。而地方性可解释为在某一个地区,建筑因考量所在位置的地形、气候、历史、社会、文化等条件的属性与关联而衍生的共同特征。地方性,即让设计反映当地,但不排斥现代,却拒绝普世,抵抗环球大区域的价值统一论。而为了提出依据来调整建筑现实,地方性会用现代意识去挖掘“当地传统”,再与现代原则予以融合,之后锚固于当代。所在地不同,解释与呈现亦有异。

    实践于大理的赵扬,根植于当地是他的执业现实,当地的地方性便成了他的首重考量,找寻场地能量成为必要,从中遵循、制宜与适应,以建立地方性的场所道德。同时,赵扬也会用“化势为形”与“离形得势”两个状态来构建实践阶段的思考划分,并因为久居大理,深入理解当地,赵扬逐渐从对“形”的追求转向对“势”(内外的影响、变因与转化)的探究,以获得设计的自由、挥洒与放松。

    于是,在执行倾向“地方性”实践时,赵扬会先对当地的“势”进行发掘,即充分了解与场地和项目有关的潜因(白族院落、领地的边界、岩石的状态、建造工艺、大藏房格局、朝圣的准备、业态的未来、古城的格局与秩序、规范要求等),以作为设计的遵循,并依潜因与现实条件做相应的配置布局(庭院与天井穿插、夹角生成的围合、使用面积酌增、独栋的围合与空隙),加入专业的判断(日照获取、保温、光线讲究、微建筑考量、材料选定、结构体系确定),以及欲达到结果的设计赋予(园林体验、私密性、景观视野、空间体验串联、风景的凝视与转移、隐喻与仪式的朝圣、透明性、景象叠加递进),最终把建筑赋予地方性(大理)并呈现特征的提炼与描写,而“形”不再是设计的重点,它可以淡然处之,不争春秋。在建造部分,赵扬会尊重“当地”与工匠合作,利用还原材料以呼应环境,材料回收以回应环保,择以适宜经济的结构(材料)体系以克服跨度悬挑,并与建筑元素和构件有所关联,同时按规范要求、循匠艺完成材料的新旧扣合,体现材料肌理的反差与沧桑,更引用传统元素几何化来解决屋桥面之过渡与细节。

    这样的节奏,对赵扬来说是循序渐进的。他的建筑在不同场所的演化中调整,由表及里都有其存在理由,力求适宜与贴切的根植于当地,“离形得势”,即使意图平实简单,不求大而浮华,却不失流行。

    大理古城既下山酒店,赵扬;取自:赵扬建筑工作室,摄影:雷坛坛

    洱海双子客栈,赵扬;取自:赵扬建筑工作室,摄影:Jonathan Leijonhufvud、陈溯

    7

    实验性的跨域探索后的自由

    (艺术人文、平台构建、研发生产)

    前文提到,这批建筑师“摆荡在建筑学内核与外延之间辩证着”。通常,建筑学内核指的是在实践中,聚焦探讨建筑学核心与本质的问题,包括空间、功能、形式、材料、结构与物理等层面,这也是大部分建筑师所掌控的。然而,有一些建筑师会寻求改变与创新,极致发挥,他们试图开拓视野,远离建筑学内核,奔向外延,或者外延之外,收集建筑学扩大后的内容,并与其他专业学科(艺术、社会、人类学等)与领域(产品研发、商务销售)交互,探讨议题(自然、城市、住居等),投入实验,企求实践的别样、多采与丰富,以焕发作品的更大弹性与自由。他们有时会在横跨之后,调整修正回内核或是持续摆荡着,穆威、葛文俊和臧峰即是此一现象的代表者,切入点不一,各有奥妙。

    穆威的创作是富有自然气息且生动、活泼的创造力活动,真诚又朴实,不求独一无二,只求灵光乍现时的巧思,游走在建筑与构筑之间。他在寻找作品的原创时,一方面坚持以协力精神去创作,让建筑交流于人的形成动向往返,不再是静态展示,另一方面也让建筑亲密互动于自然,彼此协同共存的依附,也不再是对立破坏。所以,“协力创作以及让建筑与人和自然发生关系”就成了穆威的实践思路。这当中,穆威关注的是艺术、人文与自然的建筑体现,内核的学院派设计不再是讨论的首要或是让外人的唾手可及(简单化),因为他让自己的建筑师功能调整到了“引领、指导与衔接”的中间状态,引领指导人的劳动合作,衔接建筑与人和自然的联系,让机制与结果由群体内部产生,设想随心的审美,从而形成没有建筑师制约的人民自建体系,简化繁复的建筑学问题。不仅于此,穆威还把他这套思维启蒙连结到了古老中国的建造体系的构筑建立,即用记忆方式协力留存手工智慧(尺度、色彩、节点等)以及与自然的关联和想象(竹筏、木造戏台等)。因此,古今对照,两相呼应,构筑成共同,并兼具文化与功能的赋予。总之,这样的实践是具有中国性(构筑,自然)的当代实验性,扩大了建筑学边界的外延,让建筑学发展的视野更广。

    而在“人的劳动”这件事,穆威更多锁定在儿童、孩子与学生,因为他相信每个孩子、每个人都是造物主,也有回归自然的方式。于是,穆威在近几年跨域,开创综合性平台(个个世界),以亲子建造课程、产品开发、全域游戏等项目共享于全球,还与国际设计机构合作创建“自然建筑体系”,让每一个人(不只孩童)都能建造自己的家,给世界人居提供更多参考值。更重要的是,穆威(/个个世界)和联合国人居署、法国ENSASG建筑学院与瑞士开放城市基金会合作,并作为“21世纪乡村”计划的推动者,与村民、志愿者、在地工匠与乡村创客们共建可持续乡村,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开放式社区建造(自然建造季)。总之,穆威的建筑(树屋、被动房、House X、稻亭、稻场等)多数处于大自然环境中(草原、树林、山坡、溪谷、稻田、茶田等),它们用自然材料,采数字技术,重装配预制(胶合竹,胶合木)与定制,模组化,预留弹性,讲求精度、灵活与效率,经济性,维护易,并回应了生态环保,更成为凝望风景的窗口。它们形式简单,独立与群组,优雅散落或形成部落,并轻轻地触摸大地,精巧灵动,以不干扰的方式与环境共处,惬意而安居。这都是穆威有心思营造的,因为他热爱大自然。

    莫干溪谷小小部落,穆威;取自:先进建筑实验室/个个世界,摄影:存在建筑

    丝房,穆威;取自:先进建筑实验室/个个世界

    稻田间的城乡共建(稻亭与稻场),穆威;取自:先进建筑实验室/个个世界,摄影:个个世界/先进建筑实验室

    葛文俊的实践,有一段时期的摆荡。他一方面以功能为导向,对建筑进行流动、轻盈与曼妙的形态赋予(荷叶,屋檐)以强调信仰的直觉(绵延,平远,谦卑),一方面关注风景地旅游配套设施的问题(季节性),计划用移动模式来解决,便开发出了“Movilla变形屋”(魔墅)。魔墅是一项如集装箱的产品,灵活、弹性、移动、临时是其特质,全工厂预制,无需建造,所有设备、装修、家具高度集成,自动化,自获能源(太阳能,雨水),能变形拓展,保护环境(轻触大地),收获风景,全部内容(功能,材料,美观)依客户需求而定制。葛文俊便把此产品投入研发生产,包括在调研、采购、施工、商务、销售等环节进行全程把控,推动建筑的新形式、材料与建构方式,创造建筑流动、理性与体验的价值。

    因此,以“产品研发与商务销售”进行实践的葛文俊,拓展了建筑学的边界,“跨域的产业链建立”便成了他的标志。也因为商务销售的繁杂,葛文俊在之后适度调整步伐,用更多时间投入设计,并关注“空间营造与技术创新”层面,回到了建筑学内核而思考。于是,葛文俊就与地产开发商合作,并依客户来源的定位(受众宽广)与示范区的价值取向(使用者体验),以及让更多人产生共鸣的姿态驱动而有了对空间进行营造的契机,注重心理引导与体验的循循善诱。他也在技术创新层面探索(独柱承重,桁架悬挑,拉索连接),并与园林设计共同回应了过往人类存在价值在精神体系上的继承(理性主义,浪漫主义),论证于时空演进之下并让思维有所往返而推进建筑之成形。此时的葛文俊也持续往返于建筑学内核与外延之间。

    武汉世界木业大会展示馆,葛文俊;取自:葛文俊,摄影:高文仲

    MOVILLA变形屋(魔墅),葛文俊;取自:葛文俊,摄影:陈像鱼

    臧峰以“设计为大众”为实践原则,并把办公室定位成实验室,以观察生活、测试构想与生产建造为主要创作思路。他除了从事建筑设计,也投入到产品的创造与研发,设定主题而成系列是他一贯的操作,比如:众菜顶、黄金泡、填迷墙、3D扫描舱、众菜车、叠装叠、众行顶等项目,并从中衍生具有实验性、艺术性、生态性、生活性并可能实施的方案以探索,还间接带出社会性问题以获得重视。因此,为了有效解决包括土地非私有化、使用时长不确定、不宜长久居住、原有房屋限制等社会的土地与住居问题,臧峰提出建立移动、弹性、效率、多变化、可扩展、重复使用并依场地特性、既存条件、功能需求而制定的多层预制房屋系统(由空间结构的构件、节点与房屋单元的面版而组成)的临时建筑,他取名为“插件”。“插件”的性质属性是移动与临时,介于建筑与构筑之间的定义,也如同是装置艺术般的产物,便迥异于传统建筑的永久与固定。因此,也相对定义臧峰的实践,往建筑学外延而靠近,试图探讨一种新的建筑模式的建立。

    另外,“插件”的置入是具有针对性与灵活性的,端看场地条件而设定,也依项目性质(住居)有所应对。于是,“插件”能有效解决建筑的经济、空间、结构与设备以及场地破坏等问题,同时兼顾能源的获取(太阳能、水、通风、采暖等)与生活质量的提升,还能与其他领域(艺术、文化)合作而成公共产物(活动展台、舞台),更进入城市的建筑型态之中而成新类型。

    上围插件家,臧峰、何哲、沈海恩;取自:众建筑/众产品,摄影:战长恒

    烟台众空间,何哲、沈海恩、臧峰;取自:众建筑/众产品,摄影:朱锐

    8

    城乡交互(反哺)的权宜与平衡的逻辑

    城市与乡村是人类居住环境的两类。在中国,城市与乡村通过一系列建设展现各自的优势。城市经由改革开放后的现代化建设,用地扩张,效率建造,产生许多城市建筑,以及城市精神文明的建立。乡村经由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迎来各项事业的建设,亦产生不少的乡村建筑,以及乡村精神文明的重塑。于是,在城乡精神文明的建立与重塑之间,吸引了许多建筑师的参与,孟凡浩即是如此。在他的实践中,一方面坚持在城市中建造华贵、名流与品质的高端建筑,另一方面进入乡村,打造山水田园建筑以承载历史、文化与自然风貌。“城乡双轨并行的权宜与平衡”便成了孟凡浩的实践思路,在这之中,转译与重构是为基本,改善与激活更是必须。

    不仅于此,孟凡浩还在大自然环境中追求建筑的“艺术性”,以轻柔飞形的姿态熔铸了纯粹、幻影与冥想的表达,亲近了天地,容纳了风景,并假设神仙曾降临于此(云朵),还在富有表现力的形式内外演绎戏剧化的生活,展现动静的亲和,并有意识地把精神内涵灌注到建筑之中,无休止的饱满奏鸣。而材料/结构体系(轻钢,膜,毛石,玻璃)则是认份而暧昧的处之,因为孟凡浩用它们来支撑这样一个感性的产物。

    泰山九女峰书房,孟凡浩;取自:gad·line studio,摄影:章鱼见筑

    那么,理性的制约就体现在城市与乡村项目。因为,城市与乡村建筑是各自文化的重要载体(除了语言、风俗、服饰、饮食等方面),需谨慎对待,避免情绪干扰,以建立新客观现实,“反艺术化”,拒绝神秘。于是,在城乡的实践,孟凡浩更多是服从。

    在乡村的实践中,孟凡浩以调研、测绘、走访与学习为始,建立资料而参照(工法口诀、材料特性、建造工艺等)。接着考量现实、历史与文化等因素(回迁安置、村落肌理、公共记忆、山地民居、风貌保护、原地复兴、休闲功能、身份认同等),以及所处的环境条件(田园村庄、山崖峭壁、山林云海、梯台乡舍、渔村水乡、山坳树杪、山区村落等),再按照不同项目属性以相应策略面对,“解决基本问题”,理性的提出一种适宜于当下、精确具体的方法(组合多样、原型还原、单元丰富、新旧包裹,技艺工业交互、随形赋势、类型模块化、异质同构、片层退台、针灸修复等),以及调性与性质赋予(江南神韵、场所精神、新旧包裹,步移景异、生活栖居、游山情趣、行走体验等),来达成所设想的目标(农居示范区、微型世界、新民宿、乡村生态社群、茶舍、乡村建筑再利用等)。这样的结果,是孟凡浩架构在人文建筑学之下思考成形的,并有益于社会,同时让新的美学准绳保佑建筑不致平庸,也让美德高于一切的杜绝寡劣,更让形式和元素不再束缚于现代与传统,以破为立,远离乡愁的牵绊。

    于是,这些处于乡村的房子就具有“风景建筑当代性”的涵义,洋溢着达观而深邃的气息。它们除了新建,更多是改造。孟凡浩在建造施工也多所着墨,他会考虑成本施工与易维护选用简单材料(涂料、面砖与格栅等),或用材料搭配(钢构、木材、青砖与石材)以展现共融,也会考量运输选用易安装的结构(装配式轻钢),并与原结构(夯土墙)脱离搭建,或还原材料(毛石砌筑护坡挡墙)以保留当地特色,还会把材料(青瓦)回收使用(面层)以回应可持续,更用单一材料(木模板混凝土)做一体浇筑(错缝拼装)并细致处理结构与设备来强化空间的纯粹,保留瑕疵以直面中国建造现实。因此,孟凡浩会在有限的条件之下,克服施工周期、偏远不便、年久失修、结构隐患、修缮围护、建造过程等问题。

    在城市的实践中,对孟凡浩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也包括新建与改造。在新建部分,孟凡浩会把住宅设计成精品、高端与名流而成当代人居的新宠,办公园区则以建立公共性与开放性为主,朝向开阔、大气与恢弘的气质而设计,并营造湿地景观来调节城市温度,还创造商业价值以完善城市生活,更腾出公共空间让市民活动。在改造部分,为了让历史街区再生,孟凡浩提出平衡保留、拆除、延续与创新的策略,以创造新的空间体验,借以保存老生活的纯粹,激发城市新的活力。总之,孟凡浩在城乡之间辩证策略、组群、关系、性质与价值上的差异,并取得最终的平衡。

    渔乡茶舍,孟凡浩;取自:gad·line studio,摄影:赵奕龙

    杭源里艺术生活馆,孟凡浩;取自:gad·line studio,摄影:孙磊

    9

    乡建的学科策略与广义诠释及其内容多义

    乡村建设运动(乡建)其来已久,并辩证于城市化。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了改善农村生活而有了建设新农村的号召,迎来了一波乡建,并由经济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支撑而衍生。之后,城市加重了现代化建设,资金大量投入,转移了乡村劳动力,以致乡村生产力下降,产业停滞,收入减少,发展缓慢,并横生“三农”问题,让乡建已不是“乡建”。21世纪以后,为了平衡城乡发展,让城市反哺乡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与乡村振兴战略先后被提出,农村再次迎来了建设。因此机会腾出,让一批青年建筑师愿意走入乡村,以乡村作为据点,从事建筑实践工作。

    在乡村实践中,有改造老宅或新建农房两类,或是对原有的村镇街区与地理景观进行整治更新,从而得关照包括村落活化、街巷优化、产业升级、运营管理、人才培育、自发生长与外溢、重建邻里关系、人情化赋予、身份认同、精神文明重塑、文化底蕴彰显、文脉延续等“即时、真实、深刻且具体的生活现实与调整以及文化再凝聚”的问题。

    事实上,今日的乡村已不同过往的朴实、简单与意识上的安静。因为建设开放而接收了外界的“外在”因素,让乡村已是各种资源、信息与资本(旅游、地产、商业、互联网、文创、物流、媒体等)和社群(政府、开发商、服务商、个体经营者、建造者、人群等)的复杂汇聚。这些复杂更多来自城市,刺激与更新了乡村调性,让乡村拥有当代生活,围绕进步,却也让“农村价值传统”成了昨日之谈,隽永逐渐消逝,乡村城市化正在进行。所以,乡村除了改善生活,首重的是“保存、还原与流传,以及重新定义新的自体”,这才是乡村该凝视的当代性,而农村的传统建造匠艺、地方特征与建筑风俗的维系与传承更是迫不及待。不过,唤醒村庄也是共识,且须植入“外在”因素来执行,并有新思路,比如:设计文化引领乡村振兴、艺术介入乡村、产业振兴乡村等相应策略来重塑乡村风景,因为乡村存在自体弃守的基因。因此,振兴乡村也存在与外界的批判交互,允许让外界进入(采风、观光、体验)以牵引乡村而改善,或与外界建立距离以保存(文化、技艺、特色)而留存原始。

    不过,乡村项目对建筑师来说普遍利润不高,更多是情怀趋使与情感投入,能把握到的是反响、回馈与口碑的建立与宣达。于是,在建筑学层面的乡建,建筑师更多关注的是策略、功能与环境以及内容的总体调节与把控(地方意义、根植文化、精神文明、产业复兴等),并追加对学科议题的反映(社会学、人类学、民族学、艺术文化、社群社区、传播价值、生态环保、可持续性等),次要是对建造、匠艺、材料与结构投以考究,至于对形式、空间与手法的探讨则趋少,取舍于项目性质,并保留弹性。所以,在审美层面的乡建,美或完美就不那么讲究,不那么美或不完美也许能留点余韵,供人讨论,也更贴近于中国建造现实。

    这批青年建筑师涉入乡建的程度不一,分有三种。一种是关注在某一个乡区或村庄的单体建筑的改造与新建(包括构筑物),属短期的介入,如:水雁飞、张东光和马科元;一种是专注对某一个乡区或村庄进行有计划、分阶段与点状式的改善,属长期的进入,如:周苏宁;一种是投入到乡村规划的群体制定流程当中,属广泛的深入,如:王求安。而郭海鞍则是兼顾以上三种。那么,涉入乡建的程度不一,也揭示所接触的人群性质及其背后运转机制的不同(私人,村庄,村镇),更加突显建筑师在对待乡建在内在逻辑上的差异。实际情况,个别分析。

    莫干山大乐之野庾村民宿,水雁飞;取自:直造建筑事务所,摄影:陈颢

    余山岛夏屋一期,水雁飞;取自:直造建筑事务所,摄影:陈颢

    实践项目不全在乡村的水雁飞,仍以乡建作为背景,探索其背后的空间生产关系,并以“谋划合理的机制”来面对乡建要求及其内在的突变,让结果趋于完善、弹性与宽容以应付未来的提供与使用的自由。而他的机制因项目而异,但共同关注项目内外可供允动的边界与感知的日常,比如:场地的基因、内外的交互、体验的游走、公众的使用、公共的梳理、内部的结构与共享等,过程首重调整,最终赋予品质的建立。所以,他的机制不存在连续性,但具有平实的当代性,并是一种直面现实的解决策略。因此,水雁飞的乡建是克制与收敛。

    以“微介入、针灸式”的策略方法对乡村进行改善的郭海鞍,期望用单体建筑作为渠道,用其微功能的创生进而把村庄激活,分有两种。一种是直接与村民发生关系:引导村民自建(民宿)以带动村民回村翻建房屋而让村庄有了动静,或让村民提供自身材料并参与搭建(帽廊),以让村庄有了共同营造的氛围;一种是经由建筑与村庄发生关系:改造老宅成农夫集市(村里土特产)以吸引人车驻留与采买,或改造老院子成会客厅以成村民的公共空间,并接待外来的一切。因此,郭海鞍的乡建是务实的,不会增添异彩,扬弃多余的手法,更重视村民的参与(自建,翻建,搭建,采买,接待),他把自己的角色放在了“敦促”。

    关注乡建的“社会性”赋予是周苏宁的乡村实践逻辑,因为他是针对某一个村庄(蒋山)进行分阶段改善,有时间历程,所以得制定更新计划(渔村),循序渐进,片段改造。在这之中,他的乡建结果具有交流、活动与卫生需求的内容(把老宅的功能置换与空间重构的改造成村庄交流的场所、改造村口老房而成檐下空间的供村民活动使用、改造大棚并供社会活动使用、建造公共卫生设施以满足村民如厕需求),故隐含了“实体公共性”的表现。而这与社会性契合,皆有着利他的社会属性。因此,周苏宁经由建筑对村庄进行利他的改善,以此满足村民对现代功能与文化生活的需求。

    九峰乡村会客厅,郭海鞍;取自: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乡土创作研究中心,摄影:郭海鞍

    前洋农夫集市,郭海鞍;取自: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乡土创作研究中心,摄影:郭海鞍

    蒋山渔村更新,周苏宁、唐涛、吴子夜;取自:米思建筑设计事务所,摄影:候博文

    马家垄村民活动室,周苏宁、唐涛、吴子夜;取自:米思建筑设计事务所,摄影:候博文

    用当代手段予以改善是张东光在乡村的实践策略,并强化“结构对建筑的作用”。他先用形式(单坡顶)与材料(砖)来回应既有村落的文化与肌理,再从中探讨空间与结构、结构与围护、围护与表皮等议题,也会利用乡村的有限资源,以相对少的材料、完全结构的方式覆盖一个空间,用色彩强调包裹与边界界定,以构成环境中的节点联系与指引。马科元则希望以“功能与业态的赋予”(民宿、交流室、汤屋、红茶楼、咖啡馆等)来带动乡村的发展,单点突破,并强化建筑的独创性、在地性。

    投入到相当规模的乡村建设是王求安不同以上五人的乡村实践,周期更长,陷入更深,直指底层。他深入新农村规划,以“自下而上、呼朋唤友与凝聚热度”的方式,纳村民入其实践辩证,以聚合群体智慧的方式对整体内容进行推进,全域发展。

    王求安的“一趟乡建”分前中后三个阶段:前期做调研,了解当地体制政策、村民生活与经济情况等,考察案例,召开村民大会(体现具有红色意义的乡村集会),让议决结果是村民与建筑师共认的;中期以模型图纸上会,边沟通边建设,诉求统一的设计与分房,解决村民的猫腻与矛盾,并与当地师傅合作,由固定工程队施工,还长期驻场监工;后期做好完工后的服务,回访改善,记录变化。王求安展现的是作为“一个村镇”的“统筹者、规划者、设计者、沟通者与协调者”的全域考量与把控的能力,具有乡建的社会责任,也把建筑师的功能予以扩大。

    骆驼湾桥,张东光;取自:合木建筑工作室,摄影:张东光

    冷/暖亭,马科元;取自:来建筑设计工作室,摄影:赵奕龙、唐徐国

    各地乡村规划设计,王求安;取自:安哲建筑事务所

    洞庭渔村,王求安;取自:安哲建筑事务所,摄影:王求安

    10

    历史文化遗产的有机更新与创新性整合

    历史文化遗产有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两类(包括建筑、绘画、雕刻、景观、物品、工程等文物),通常反映一个地区、地方的文化活动痕迹,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记录与载体,体现的历史价值是永恒的,并具有标志性的意义。现今,历史文化遗产主要讨论文物的保存与延续,这也是黄立和黄喆、张尧的实践倾向之一。他们基于尊重传统文化,以独特的视角对“历史文化遗产进行有机的更新与创新性整合”,期望以此拓展建筑学的边界。

    于是,对于考古遗址(枫洞岩,龙泉窑)的一系列反复研究就成了他们实践的必须,从而提出有效、创新与突破的解决方案来挣脱传统的更新思维,对考古遗址的展示及其附属建筑构建新的、当代性的诠释。黄立和黄喆、张尧会先依循场地特性与保留地貌而布局,再用形式(阵列)来还原挖掘遗址的工程状态(保护棚),接着划分展盒的填充入不同展示内容,并用材料(玻璃)来强调展示性质的共存(文史资料,遗址实体)。他们也会用材料(夯土)与建造体系让遗址的附属建筑融于村庄的肌理,并强化空间的表达、引导、围合与分割,以及与周边风景的对应关系,更让外界有可能再议结构的真实转换,献祭于遗址本身。

    大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展示中心,黄立、黄喆、张尧;取自:否则建筑,摄影:否则建筑

    大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游客中心,黄立、黄喆、张尧;取自:否则建筑,摄影:否则建筑

    结语

    至此,以上这十种特征与动态,基本反映了这批建筑师在实践中的主要现象与路线,但并非涵盖全部,也“并非预设其最终结果”。只是笔者对他们的研究投入所做的主观判断、提炼与评述,展示依循的范本以供外界注目、审视与讨论。每一项共同特征与动态的描述皆包括建筑师的观念提示、思想特征的建立、动态过程的辩证与细节支撑,以及对比式参照的交互反思。如此而论,一方面观察建筑师在共性之下的个性依附、游离与突破,另一方面也观察建筑师在话语建立时的积极性与批判性,以及针对式的参与和应对,从而获悉他们在建筑学范畴中取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以伫立,并如何摆荡在建筑学内核与外延之间探索与辩证着,以及追求一个什么样的建筑世界。倘若把所有的特征与动态予以荟萃叠放,则是这批建筑师的“多面向、多维度与多层次的差异性与综合性”的实践体现。

    总之,特征与动态的范本提出也代表着是对当代中国建筑学发展的趋势与走向建立的“喊话”。笔者希望借由纵横全局的思索以凝聚“中国思想”的创建,铺设更为精准、适宜与静待提升的建筑学方向。而每一项走向与其他趋势又有着关系的巧妙连结,正好反映当代中国建筑界在繁花似锦之下的缠绵与交揉,彼此平和共处,更呼应了当今世界局势的区域与经济的协定合作,彼此共存共荣。最终为世界了解中国提供有效的“依据”。

    黄元炤2020年12月笔於ADA研究中心

    文字内容与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允许转载后,不得更改文中所有内容。

    若执意更改,将负相关法律责任。

    作者/黄元炤

    Huang Yuanzhao

    建筑历史与理论研究学者,毕业于北京大学、逢甲大学,并执教于ADA研究中心;在现代历史意识语境之下,长期从事建筑史论之于时代的构建与整合、拓展与凝聚的研究工作,以及观念、思想和价值取向的文艺批评;在多家杂志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并出版多本学术专著。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广告

    网站首页 - 房产资讯 - 房产导购 - 二手房 - 房产政策 - 海外购房 - 家居设计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123456789 官方微信:weixin8888 服务热线:weixin8888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2-2019 某某房产新闻网 版权所有
    360自动推送